通博TB活动官方网站

斩断“舌尖上的野味”

2020-05-12 14:14:03  来源:法制与新闻  评论:0

从这次疫情防控以来的舆情看,各方面普遍赞同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

文/本刊记者 孙安清

病从口入,祸从口入。

这并非危言耸听,人类因为抵御不了“舌尖上的诱惑”而滥食野味,从而导致诱发恶性疾病流行,已不是什么新闻。17年前的非典病毒肆虐、今年的新冠肺炎暴发,都让猎食、交易野味成为众矢之的,也让野生动物?;し?简称野保法)的修订提上日程。

野保法修订箭在弦上

虽然官方和科学界都没有最终界别17年前的非典和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的原因是不是由于人类肆食果子狸和蝙蝠造成的,但专家们乃至整个社会对肆意食用野生动物的抵制却是一致地空前高涨。

“这次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给我们的教训应该汲取,蝙蝠携带的病毒需要借助中间宿主才会传染给人类。违背自然规律去伤害野生动物,养殖食用和密切接触利用,导致疫病的发生和传播恐怕是难免的。在防疫过程中,应该理性地反省我们人类的不当行为,不要再过度去伤害各类动物?!敝泄肪陈桌硌а芯炕岢H卫硎旅冀淌诙岳氖骋拔?、滥杀动物的行为深感痛心。

“非典过后,捕杀野生动物的买卖不但没有得到抑制,近年来反而更加猖獗。每年我去广西,广西菜市场上的各种鹰类、猴子、豹猫等都在明目张胆地卖?!敝泄窖Щ鸹峒嗍?、首都爱护动物协会创始人秦肖娜认为,野生动物非法交易市场的猖獗,与我国现有的野保法的不完善有关。

1988年野保法颁布时,其总则里就有“合理利用”的内容,而且是开宗明义第一条。1991年,在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管理法中,规定可以因经济目的而进行驯养繁殖。我国野生动物利用在此后三十年里迅猛发展,开启了其他国家和地区少见的“利用”模式,例如出现了令大众不忍的“活熊取胆”行业、民间马戏团可以养虎养熊、允许与其他国家进行?;だ嘁吧锏纳逃眯形?。这些甚至使得野保法被学界和社会有关人士诟病为“一部野生动物利用法”。

这部法律颁布实施后不久,就开始出现修改的呼声。直到2013年,全国人大正式将野保法修订纳入修法议程 。但2016年完成的修订不仅在新法中增加药品经营利用一项,还新增“公众展示展演”和“食品”等项,还规定可以将所谓 “人工繁育技术成熟稳定”的国家重点?;ひ吧镒斯ぶ秩?,不再列入国家重点?;ひ吧锩?。这部分导致一些本来不应该在身边出现的野生动物以合法的方式进入了市场,经营人员只要拿到了林业部门的驯养繁殖许可证和经营许可证,就可以去市场上贩卖。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经济法室副主任杨合庆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现行野生动物?;しㄖ卦谝吧锏谋;?,禁食的法律规范限于国家重点?;ひ吧锖兔挥泻戏ɡ丛?、未经检疫合格的其他?;だ嘁吧?。对“三有”类野生动物(即“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和其他非?;だ嗦缴吧锸欠窠故秤?,野保法和其他法律没有作出明确规定,这是一个制度短板和漏洞。

坚决革除食用野生动物陋习、尽快修订相关法律也引起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高度重视。2月24日下午,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上,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发言人、研究室主任臧铁伟表示,习近平总书记对此曾多次作出重要指示。2月3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研究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时发表重要讲话,明确指出食用野生动物风险很大,但“野味产业”依然规模庞大,对公共卫生安全构成了重大隐患。再也不能无动于衷了!讲话明确提出要完善相关立法、坚决取缔和严厉打击非法野生动物市场和贸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的陋习、控制重大公共卫生风险等任务要求,作出重要部署。栗战书委员长要求全国人大有关委员会和常委会有关工作机构,深入学习领会、切实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和党中央决策部署,尽快对有关法律进行研究,以最严格的法律条文禁止和严厉打击一切非法捕杀、交易、食用野生动物的行为。

臧铁伟称,近来,一些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专家学者和媒体也呼吁全面禁食野生动物。

尽快修订野保法、坚决取缔非法交易猎食野生动物行为,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对食用野味零容忍

2月24日下午,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表决通过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以下简称《决定》)。

据悉,经研究,全面修订野保法需要一个过程,在疫情防控的关键时刻,由全国人大常委会尽快通过一个专门决定,既十分必要又十分紧迫。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发言人、研究室主任臧铁伟认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出台一个专门决定,能够聚焦滥食野生动物的突出问题,在相关法律修改之前,先及时明确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严厉打击非法野生动物交易,为打赢疫情阻击战、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提供有力的立法保障。同时,出台一个专门决定,对于提高全体社会成员的生态?;ず凸参郎踩馐?,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推动生态文明建设,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也具有重要意义。

杨合庆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从这次疫情防控以来的舆情和反映看,各方面普遍赞同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毒龆ā吩谝吧锉;しǖ幕∩?,以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为导向,扩大法律调整范围,确立了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的制度,从源头上防范和控制重大公共卫生安全风险:

一是,首先强调凡野保法和其他有关法律明确禁止食用野生动物的,必须严格禁止。二是,全面禁止食用国家?;さ摹坝兄匾?、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以及其他陆生野生动物,包括人工繁育、人工饲养的陆生野生动物。三是,对违反现行法律规定的,在现行法律基础上加重处罚;对本决定增加的违法行为,参照适用现行法律有关规定处罚,以体现更加严格的管理和严厉打击。

那么,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对下一步相关立法修法工作有哪些考虑?臧铁伟介绍,按照党中央关于完善疫情防控相关立法,构建系统完备、科学规范、运行有效的疫情防控法律体系,全面加强公共卫生安全的部署和要求,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决定》后,要继续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聚焦防控工作中的薄弱环节,坚持问题导向,补短板、强弱项,修改完善疫情防控相关法律,为全面提高依法防控、依法治理能力提供有力法治支撑和保障。臧铁伟透露,拟将修改野生动物?;しㄕ庖恍薹ㄏ钅苛腥胧烊舜蟪N?020年度立法工作计划。

社会各界纷纷建言献策

一石激起千层浪,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社会各界纷纷对《决定》以及修订野保法提出建议,表示支持。

“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的决定,具有重大意义,不仅将有效降低公共卫生风险和维护生态安全,也标志着我国在建设生态文明和社会文明方面迈出了重要的一步?!泵妓?。她与多学科学者和专家提出建议:全国人大的《决定》具有法律效力,现阶段就要及时清理、废止以往不符合决定的相关规定、及时将畜禽资源目录中的养殖野生动物移除;另一方面也不应再将以食用为目的饲养的陆生野生动物增列进入畜禽遗传资源目录。

野保法的立法目的与野生动物内涵,更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现行野保法第一条规定,为了?;ひ吧?,拯救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维护生物多样性和生态平衡,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制定本法。现行野保法第二条规定,本法规定?;さ囊吧?,是指珍贵、濒危的陆生、水生野生动物和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周洪宇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认为,应进一步完善立法宗旨,进一步扩展野生动物的内涵,只要是野外生长的都应纳入野生动物?;しǖ墓嬷品段?,所以应在第一条规定中增加“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发展”这一立法目的,并建议将第二条第二款修改为“本法所称野生动物,是指野外生长、非人工繁育的陆生动物和水生动物。国家注重?;ふ涔?、濒危的陆生、水生野生动物和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陆生野生动物”。

“野生动物?;し⒎康牡髡枰髦乜悸?,我认为,‘保障公众健康和公共卫生安全’‘尊重生命伦理’等内容,不宜加入到立法宗旨中,这些内容是野生动物?;しú荒艹惺苤??!鄙虾I缁峥蒲г悍ㄑа芯克硌芯吭币ξ憾约钦弑硎?,“最好的办法是维持现状,根据‘名实相符’的原则分别立法,在执法过程中再根据不同场景适用适当的法律?!?/p>

哪些野生动物可以猎食交易、哪些不能猎食交易可谓是各界最关注的话题。

浙江理工大学法政学院教授钱叶芳告诉《法制与新闻》记者,在有关《决定》的说明中,全国人大法工委曾提出可列入“畜禽遗传资源目录”的动物应该具备的条件,即“养殖利用时间长、技术成熟、人民群众广泛接受、产值和从业人员具有一定规?!?。这可称为经济技术上的评估指标。但是,着眼于公共卫生安全和生态安全,制定科学的“目录”仅有经济技术上的评估指标是不够的,还需要加入生态上的指标和疫病防治上的指标。也就是说,判断一类人工养殖的野生动物可否列入畜禽遗传资源“目录”,除了前述经济指标之外,还要看它是否已经发生显著的遗传变异,其存在是否有利于野外种群的生存(生态指标),以及我们是否已经发展出足以抵挡自然界中病毒变异风险的防疫规范体系(防疫指标)。

钱叶芳称,近期由多位跨学科专家共同提出的“畜禽遗传资源目录可行性评估指标体系”为此提供了一个有益的参照。按照上述标准,目前人工养殖的许多野生动物是不能被列入“目录”的。以梅花鹿为例,尽管我国人工饲养梅花鹿已有200年历史,但其基本生物学特征依然未变,与野外种群之间没有明显差异,一般人难以区分。而且,因为包括盗猎、野外取种在内的各种原因,野生梅花鹿已经成为高度濒危的物种。这说明梅花鹿并不符合家畜的特性。此外,因为客观原因,养鹿业迄今都未能建立起一套全链条完善的检疫规范体系,这种情况显然不利于公共卫生风险的防范。

天地自然?;ね哦佣映ひ酱ń邮堋斗ㄖ朴胄挛拧芳钦卟煞檬苯ㄒ?,除了《决定》规定的野生动物外,要把所有陆生野生动物纳入?;び爰喙芴逑?,对所有动物重新评估调整级别,对没有列入?;ぜ侗鸬穆缴棺刀锸敌屑喽焦芾?,对无脊椎动物实行个体?;ず椭秩罕;?,逐步取消野生动物的药用养殖。另外,海洋生物门类庞杂众多,很多也易传染疾病,应在禁猎食交易之列。周洪宇也建议,应将禁止生产、经营食品的范围扩展到所有的野生动物。建议将野生动物?;しǖ谌跣薷奈骸敖股?、经营使用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制作的食品。禁止为食用购买野生动物及其制品?!?/p>

另外,专家认为,为实现“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味陋习”效果的最大化,不仅要在修改野生动物?;しㄊ奔哟蟠ΨAΧ?,还要同步修改其他相关法律,建立野生动物?;しㄓ胂喙胤傻男?、协同机制。

群起响应打出“组合拳”

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出台后,全国各地纷纷行动起来,出决定、发倡议、定措施,可谓八仙过海,各具亮点。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农业农村部、国家林草局联合发布公告,决定至全国疫情解除期间,严禁任何形式的野生动物交易活动。随后,国家卫生健康委出台工作方案,全面禁止野生动物交易;公安部下发紧急通知,严厉打击涉及野生动物的违法犯罪活动。2月8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制定的有关意见,表示要对野生动物及其制品非法交易等违法行为,在依法可以选择的处罚种类和处罚幅度内顶格处罚。

中国野生动物?;ば岜硎?,将把《决定》内容融入即将开展的“世界野生动植物日”“爱鸟周”等公众教育品牌宣传活动中来,通过线上公益视频、科普宣传片、公益海报展播、发起联合倡议等形式开展公众教育和普法教育活动,呼吁公众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养成科学健康文明的生活方式。

深圳“敢为天下先”。2月25日晚,由深圳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组织起草的《深圳经济特区全面禁止食用野生动物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发布。该《征求意见稿》全文共23条、约2300多字,不仅给出了禁止食用的“黑名单”,还直接制定了可以食用的“白名单”。尤为醒目的是,禁食范围包括几乎所有陆生野生动物,包括人工繁育、饲养的野生动物和猫狗等。对违反规定的行为,也制定了相应罚则,可谓“史上最严”。3月31日,深圳市六届人大常委会第四十次会议审议通过了该条例,自2020年5月1日起施行。具有标志性意义。

加强源头管控是甘肃的亮点。4月1日,甘肃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表决通过了《甘肃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并公布实施。该决定第七条规定:禁止发布食用野生动物交易信息和其他非法野生动物交易的广告。餐饮经营者不得以禁止食用的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的名称、别称、图案等,制作招牌、菜谱等招揽、诱导顾客。

黑龙江省林业和草原局迅速组织学习贯彻,积极部署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的各项贯彻落实工作,决定启动《黑龙江省野生动物?;ぬ趵沸薷牡牧⒎üぷ?。该局称:“修改后的《黑龙江省野生动物?;ぬ趵匪淙唤衲?月1日刚刚开始实施,但新冠肺炎疫情暴露出我国野生动物?;ず凸芾矸矫婊勾嬖谥疃辔侍?,我省条例必须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和即将修改的《野生动物?;しā肪】煸俅涡薷耐晟??!?/p>

河北省人大常委会向全省各级人大代表发出倡议,要求全省各级人大代表要充分发挥密切联系人民群众的优势,利用“代表家站”等履职平台和现代通讯手段,以图片、案例、音视频、微信、微博等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和载体,带头宣传全面禁食野生动物决定的重要意义和主要内容,大力普及生态环境?;?、公共卫生法律法规和科学知识,积极弘扬正能量,为全社会形成不敢吃、不想吃、耻于吃“野味”的饮食风气营造良好环境,当好宣传推动《决定》贯彻落实的模范。

江苏从3月21日起建立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联席会议制度,该联席会议由江苏省市场监管局和江苏省林业局共同牵头,江苏省委宣传部、江苏省公安厅、江苏省司法厅等11家单位为成员。

山东省人大常委会则表示,下一步,按照省委要求和省人大常委会工作安排,对《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しā?、山东省实施办法和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的贯彻实施情况,省人大常委会将适时组织开展执法检查。

淘宝、京东、苏宁、拼多多、微信、微博、百度、抖音、快手和小红书……这些网络平台近日也已经向数家电商和社交平台发函,要求其下架违规的野生动物商品。原先出现的野生动物制品链接,目前绝大部分已经失效。

各地对野味交易等的打击力度更是空前:

江苏自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联合执法行动开展以来,市场监管部门及时制止违法广告107条次,查处违法案件7起,关闭野味农家乐197家。公安部门侦办案件186起,抓获犯罪嫌疑人337名,查获野生动物8000余只。

安徽在联合开展打击野生动物违规交易专项行动中,共计立案7起,结案2起,罚没款10.81万元,查获野生动物747只,制品437.8公斤,移送森林公安机关案件1件。

上海媒体在2月底的一份报道中称,上海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市公安局、市农业农村委、上海海关、市绿化市容局(市林业局)、市网信办自2月6日起联合开展的打击野生动物违规交易专项执法行动中,全市市场监管部门共出动执法人员47675人次,开展执法联动922次,检查经营场所49162户次,检查经营户83760户次;配合绿化市容部门关停66家商场内的全部萌宠店、室内动物园、室内农场、隔离饲养繁育场所58个。

严打滥食野生动物,硝烟早已弥漫;野保法修订,战鼓已经擂响。

  稿件编审:王桂元   编辑:新媒体中心

最新杂志

test9
  • 通博TB活动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