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博TB活动官方网站

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宽容但不纵容

2020-06-12 08:37:19  来源:法制与新闻  评论:0

对于未成年人犯罪,既不能“一放了之”也不能“一罚了之”

文/特约撰稿 黄川

5月9日,大连13岁男孩杀害10岁女童一案民事诉讼在大连市沙河口区人民法院开庭。据报道,被告蔡某某家属无一人出庭,目前民事诉讼部分已审理终结,法院将择期宣判。

澎湃新闻报道称,被害人家属代理律师田参军表示,此次民事诉讼的主要诉求是民事赔偿和道歉,赔偿项目包括死亡赔偿金、丧葬费、精神损害赔偿、抚慰金和误工费等几类主要项目,合计约一百余万元。被害人母亲贺美玲表示,赔偿之外,她更希望得到加害人家属的致歉。

2019年10月20日,13岁大连男孩蔡某某将在同小区内居住的10岁女孩小琪杀害,并抛尸灌木丛。后因蔡某某未达到法定刑事责任年龄,警方依法不予追究刑事责任,对其进行3年收容教养。

13岁男孩杀害10岁女童一案背后,是犯罪低龄化形势的严峻。2019年全国两会上,最高检的工作报告显示,对于应当依法从严惩戒的未成年犯罪嫌疑人,2019年批捕29350人、起诉39760人,同比分别上升4.4%、下降8.8%。

随着不满14周岁未成年人的恶性行为屡屡成为社会焦点,对是否降低起刑年龄的争论也愈显焦灼。有观点认为,对犯重罪者不加惩处,无异于姑息养奸,而且也是对被害人及其亲属极大的不公?;褂泄鄣闳衔?,法律规定是理性的不能情绪化,极端案例毕竟是少数。

低龄犯罪入刑的争论背后是犯罪低龄化是如何产生的,又该如何治理。未成年人?;し?、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等法律已进入修改程序,让相关制度体系更加完善,让法律条文不再空洞无力,才能避免发生不幸的惨剧。

未成年人首次犯罪年龄降低

快手APP上的一场对骂演变成了一场群殴。

2018年1月12日,??谑械某履称锏缍德饭夥盼髀肥庇胪跄吵⑸诮?,后两人又在快手视频APP上对骂,并约定于第二天晚上打架分胜负。

13日晚,陈某纠集了5人,王某超纠集了3人持械来到约定地点。陈某一方手持开山刀,王某超一方手持铁棍展开了群殴?;怕抑?,王某超这方的曾某落单后被打伤,经鉴定曾某所受损伤为重伤二级,九级伤残。

??谑行阌⑶嗣穹ㄔ航斩圆斡牖ヅ沟?人判处故意伤害罪,事后查明,被告人陈某等6人在案发时均未满18周岁,犯罪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并通过亲属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并取得谅解,可酌情对6被告人从轻处罚。但案发时被害人曾某也是未成年人,被告人陈某等持刀具伤害他人,法院又对6被告酌情从重处罚。

2019年9月23日凌晨,两名小偷在重庆市南岸区响水路附近实施盗窃时被抓获,但抓住小偷后,负责看管的王某却叫来10多人对两人进行殴打。其间被害人被迫脱光衣服,王某等人采用拍照等方法对他们进行侮辱,整个过程持续两个小时。尔后,又将两被害人带到某宾馆继续控制。

当天上午10时许,民警在王某家中将其抓获,在王某的配合下,两名小偷得以被“解救”。

2020年2月25日公开开庭审理这起非法拘禁案,法院查明,被告人案发时未满18周岁。其他动用“私刑”,参与拘禁的8人也均系未成年人。

据报道,王某的父母离异,两人均表示不愿参与庭审。在法官多次做工作之后,王某母亲同意在家通过视频连线参与在线庭审,也明确表示疏忽了对王某的教育,耽误了孩子。经法官释法教育,王某当庭流下悔恨的泪水。近日,他被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

近年的研究数据表明,未成年人首次犯罪的年龄越来越低。从以往的16至18周岁逐渐向14至16周岁蔓延,甚至有一部分未成年人在未满14周岁时便实施杀人、强奸、抢劫等特别恶劣的犯罪行为。

一项对我国未成年犯进行的抽样调查显示,2010年未成年犯样本中,未成年人犯罪年龄分布在16岁与17岁的占55.78%;2013年未成年犯样本中,未成年人犯罪年龄分布在14 岁与15岁的占54.15%。

犯罪低龄化探因

未成年人犯罪低龄化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国家流行病学调查显示,儿童发育时间从原先的12岁左右开始发育,提前到女孩平均 9.7岁,男孩平均11.3岁。也就是说,现在的未成年人不论在心智上,还是在生理上,成熟时间都大大提前了。

但有学者指出,一个人的刑事能力与民事能力并不一致,未成年人心理、生理的成熟提前,犯罪意识可能随之提前,但控制能力可能并不相应提前,因此出现了未成年人犯罪率的提高。

中国司法大数据研究院发布的报告显示,在2016年至2017年间,全国法院审结的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来自流动家庭的未成年人最多,其次是离异、留守、单亲和再婚家庭。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认为,很多案例暴露出未成年人实施犯罪行为之前,已经显现很多不良或违法行为,但并未得到及时有效的干预。家庭应该承担相应的监管和教育责任,如果家庭这道“防线”是牢固的,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避免此类案件的发生。

还有一个无法忽略的因素是网络的影响。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今年5月发布的第45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3月,我国网民规模为9.04亿,其中10岁以下网民占3.9%,10至19岁网民占19.3%。

网络平台和内容的良莠不齐,使得未成年人遭受了从“虚拟平台”到现实的侵害,还沾染了网络上传播的不良风气。北京市朝阳区检察院的调研显示,在北京市某区办理的与幼女自愿发生性关系型强奸案中,被害人与犯罪嫌疑人之间多是通过陌陌、探探、QQ、微信等网络社交软件认识,被害人对对方真实身份和背景往往一无所知,容易为对方所欺骗。同时也反映出社交平台运营方存在实名审核不到位和主管机构监管不到位的问题。

例如,一起强奸案中,被害人王某在某社交平台注册账号时年仅12周岁,不符合该平台未成年人注册应取得监护人书面同意的规定,但该社交平台运营方并未进行任何形式的审核,使得被害人可以自由注册使用该平台账号并与犯罪嫌疑人结识后发生性关系。

是否降低起刑年龄争议

对未成年人犯罪的刑事规制一直是社会争论的热点。

从人民法院判决的情况分析,被判处缓刑和免予刑事处罚的未成年人在近3年中分别为18.4%、14.5%和5.6%,其余均被判处有期徒刑或者拘役等刑罚。

我国刑法将刑事责任年龄划分为四个阶段:完全刑事责任年龄,即年满16周岁;相对刑事责任年龄,即14周岁至16周岁,这一年龄阶段的罪犯只对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或死亡、强奸、抢劫、贩卖毒品、放火、爆炸、投毒这八种犯罪行为负刑事责任;无刑事责任年龄,是指未满14周岁的人,该年龄阶段的未成年人不对任何犯罪行为负刑事责任,但要依法责令其家长或监护人加强管教;限制刑事责任年龄,该阶段是指已满14周岁不满18周岁的人,对其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

“13岁男孩杀害10岁女童”案中,男孩因未满14周岁,未被追究刑事责任。

2019年10月,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修订草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审议。这是该法实施20年来首次“大修”。草案公开征求意见期间,共收到6744 位社会公众提出的7890条意见和12封群众来信。

对于未满14周岁未成年人的严重不良行为如何处理,也是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过程中的关注焦点。

谭琳委员在审议中表示,对未达到刑事责任年龄不予刑事处罚的未成年人,要给予矫治及处罚。对这类未成年人,应通过收容、教养等措施加大处罚力度,同时应该对其监护人进行强制教育,拒绝接受强制教育的,应该规定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近年来14周岁以下未成年人严重暴力犯罪时有发生,但是由于不到承担刑事责任的法定年龄,没有受到与他们的侵害行为相适应的刑事处罚,有的甚至被一放了之,引发社会的广泛关注和强烈不满,对公民的安全感也有不利的影响?!彼?。

殷方龙委员也提出相似的建议,即对未成年人犯恶性重罪,当事人应予严肃惩处。他认为,“由于是未成年人,而对犯重罪者不加惩处,无异于姑息养奸,而且也是对被害人及其亲属极大的不公。有的情节特别恶劣、民愤极大的,应当考虑个案的特别处理?!?/p>

姒健敏委员也表示,对于严重犯罪和重复犯罪的,不应该再减轻处罚??梢钥悸乔胂喙夭棵哦云渥魃硇慕】岛托形芰?,如果发育成熟具有完全民事能力的可以按成年人进行处罚。

但法学界也有观点反对降低刑事责任年龄。上海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所长姚建龙认为,单凭极端个案降低刑事责任年龄不具备可操作性?!凹偕枘憬档?2周岁,肯定还会出现未达到12周岁的未成年人恶性犯罪,那怎么办?”

姚建龙认为,“过早的让孩子接受刑法的处罚,贴上罪犯的标签,这种孩子更有可能在日后成为更严重的罪犯?!?/p>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宋英辉也曾指出:“光靠降低刑事责任年龄,不仅不能有效控制犯罪,还可能制造出更多严重犯罪行为,应该探索更加适用未成年群体的方法?!?/p>

这些争论并非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所能单独解决,但预防未成年人犯罪的形势已日益严峻,正如全国人大社会建设委员会主任委员何毅亭作关于修订草案的说明时所指出的:“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迅速发展,未成年人违法犯罪出现了一些新情况、新特点,预防未成年人犯罪工作遇到了一些新问题、新挑战?!?/p>

分级预防新思路

然而尴尬的是,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这部法律,在司法实践中的适用却并不多。

江苏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张健指出,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在我国司法实践中处于边缘位置。法院在审理与未成年人犯罪有关案件时,几乎不援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他对中国裁判文书网1999年至2019年适用该法的案例进行了梳理,最后只发现了94个。

从内容上看,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存在着大量宣示性、倡导性条文,仅仅从家庭、学校、社会、司法等方面对预防未成年人犯罪作出原则性的规定,其内容相对抽象,关于法律责任的规定不明确,许多条款是属于号召性、倡导性和宣传性的。

2019年10月,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修订草案提请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四次会议审议。这是该法实施20年来首次“大修”。

“草案不增反降,由原来的57条变为52条。20年才获得一次大修的机会,结果条文数反而下降,从法律修订的一般规律来看,着实异常?!币赋?。

但修订草案还是提出了诸多制度升级。修订草案根据未成年人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生规律,将未成年人的偏常行为分为不良行为、严重不良行为、犯罪行为等由轻及重的三个等级,针对不同的等级采取相应的措施。

这被认为是修订草案的最大亮点?!坝Ω菸闯赡耆说姆复沓潭确直鸶柩到胩富?、跟踪矫正、社会观护、强制收容教养等不同处分。同时,要对未达刑事责任年龄的涉案未成年人建立个人档案,由检察机关牵头与各相关部门跟踪并做好回访记录?!比舜蟠砘泼烂恼攵苑旨对し捞岢鼋ㄒ?。

分级预防也给难以得出结论的是否降低起刑年龄的争论提供了一个新的思路:对于未成年人犯罪,既不能“一放了之”也不能“一罚了之”,应通过完善少年司法制度增加中间性干预措施。

宋英辉建议,可以把未成年人的犯罪行为分为不良行为、治安违法行为和触犯刑法行为,进而建立分级干预体系。

对于一般不良行为,如逃学旷课、夜不归宿等,在学校建立告诫制度,由校方告诫,根据情况也可以由专业的社工去跟进、帮教,提升其监护人的监护能力。对于治安违法行为,则由警方来训诫,根据具体情况也可以成立帮教小组,由专业社工跟进、帮教。如果没有达到责任年龄就实施了严重危害社会的行为,可以适用收容教养,但是收容教养制度应该进一步完善。

宋英辉认为,应当统筹考虑刑法、刑事诉讼法和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建议在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修订草案第四章后增加一章,作为第五章,规定不满刑事责任年龄未成年人触犯刑法后适用的措施,预防他们继续滑向犯罪。

  稿件编审:王桂元   编辑:新媒体中心

最新杂志

test9
  • 通博TB活动官方网站